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弟弟初生迄今已經滿兩個多月了,即使已經有過一次帶小孩的經驗,照理來說應該會駕輕就熟,但回顧第一個月,多半還是在混亂中找尋規律的秩序中度過,畢竟第一胎的時候只要專心一意顧一個小孩就好,而現在除了要照顧老二,同時還要兼顧老大,坦白說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記得弟弟出生後被送到嬰兒室,由護士專責照顧,當有需要的時候,護士就會打電話通知我們餵奶,但待在醫院的前兩天半夜竟然沒有接到任何電話,也就是說弟弟半夜都不需要餵母奶,當時我還暗自竊喜,感謝老天讓我生到一個天使寶寶,不用任何訓練就可以讓小孩一覺到天亮。

但我們家老公可不這麼認為,他說:「小嬰兒這麼小,肚子會餓,所以半夜即使在睡覺,也要叫他起來喝奶,至於一覺到天亮等以後大一點在訓練。」這番言論聽在我耳裡實在刺耳,因為我推測在睡前寶寶已經喝了足夠的奶水,所以晚上得以好眠,不用起來喝奶,媽媽也可以藉此好好休息一番,更何況寶寶能一覺到天亮不知是多少為人母親所殷殷期盼的夢想,竟然會有人唱反調,反其道而行,這個人一定是太好命,不需要每天半夜起來餵奶,否則嘗過好幾個月半夜都無法好眠的人一定能體會半夜餵奶辛苦的箇中滋味。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話說生了個兒子,辦了十二桌的滿月酒,風風光光地慶祝,應該是個舉家歡樂的事,可是我的心情卻始終無法平靜下來。雖說受賀爾蒙分泌、帶小孩日夜操勞、作息及睡眠不正常的影響,得產後憂鬱症的媽媽不少,但坐月子期間我情緒不穩定的次數還好,至少是五根手指頭可以數得出來的,心頭的烏雲往往來得快,散得也快。

可是卻有一件事遲遲在心中徘徊,就像澄靜的湖水無端被丟了一顆石頭,泛起了陣陣漣漪,而平靜地湖面卻始終無法回復成最初的樣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滿月這一天公公負責挑選良辰吉時,婆婆商請開美容院的舅媽來幫弟弟剃胎毛,當天一早婆婆就忙著煮一大鍋的蛋,染色後變成紅蛋,以分贈親朋好友。

在開始理髮前,婆婆準備一盆水,裡頭放著一顆雞蛋和鴨蛋,以及兩顆小石頭,口裡唸著台語四句聯「鴨蛋頭、雞蛋臉、好親成、來做親。」,並用雞蛋和鴨蛋分別在弟弟的臉上和身上滾一下,希望他長大有鴨蛋般的頭型,以及雞蛋般的臉,至於石頭則是用來幫弟弟做膽,希望他以後有膽識。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