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離開家鄉的人很難體會他鄉遇故知,或是異地相逢的喜悅與驚奇,我卻常有這樣的驚奇,因為我離開家鄉在異地討生活。

很多的長輩跟我一樣,在年輕的時候就到異地謀生,心底隱藏著多年的思鄉情愁,透過同鄉會的組織讓彼此有機會重新聚首,同鄉會除了能串連異鄉遊子飄盪的心之外,還可連結彼此共同的思鄉情懷,以匯集更多的能量繼續勇往直前。

老爸年輕時的好兄弟現在是同鄉會會長,在台北討生活的我,自然的成為同鄉會的會員。因此,我比其他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與同鄉的長者交流與互動,也因此知道許多異地打拼奮鬥的人物和故事。

這次同鄉會的聚會以苗栗南庄和新竹北埔為主要活動地點。地點對我而言,不是那麼重要,因為台灣很多旅遊地點大同小異,並沒有其獨特鮮明的特色,短暫的停留其實也無法深刻感受當地的文化與歷史;更重要的是,與長輩出遊,最好多花點心思聆聽他們過去奮鬥打拼的點滴故事,並藉機找尋家鄉父執輩的過往記憶。

 

 

去旅遊一定要先做功課的。南庄是一個客家文化地區,早年因煤礦而繁榮,其中老街,是南庄過往發展的重心,刻留下許多歷史的痕跡與回憶,1935年關刀山大地震時,南庄受創嚴重,當時庄長重建房舍時委由日人規劃設計,因而將房舍建築成兩層樓木造日式建築,目前存留的建築仍存在於南庄街道上,老街以中山、中正路為主軸,縱橫穿越的巷弄裏,有許多地方都是值得細細品味。以徒步方式進入老街,慢慢找尋老街特有的風貌,是享受老街最佳方式。五月是油桐花綻放山頭的時節,尋幽訪古、漫步舊時台階,欣賞白雪紛飛的油桐花,無疑是人間最美好的旅行。

 

但在這裡,一條老街20-30分鐘的短暫停留,我究竟留下什麼印象?走入桂花巷,看到幾顆小桂花樹,不知桂花巷是因為曾種滿桂花,而得名,還是另有原因?停下腳步,看到了蘇門答臘咖啡豆,雖然它不屬於南庄,但濃濃的咖啡香撲鼻而來,忍不住就進了咖啡店,品嚐之後,嚐在嘴中略帶有一點點苦味,但是甘苦不是苦澀,夾雜一點微酸味,這是高山咖啡特有的果酸味,雖然我不喜歡帶有酸味的咖啡,但是這樣的微酸,對我而言卻是恰到好處。

 

 

才跟老闆小聊一下,發現時間已經不夠了,於是匆匆忙忙的繼續往前走,第二個停留點是郵局,南庄文化會館的展覽,貼著大大的提醒語:「禁止攝影!」過去對於這樣的標語,總是習以為常,總以為所有的展覽就是該禁止攝影的,但是幾年前我去了一趟法國之後,對於「禁止攝影」卻變成無法理解的限制?在法國的博物館中,攝影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使是幾百年的古畫,也是開放給人攝影的,包括蒙娜麗莎的微笑,法國人怎麼保護蒙娜麗莎的微笑?整幅畫給他戴上太陽眼鏡,以避免太多閃光燈的強光照射。即使是這樣的世界名畫,也沒有禁止攝影,為何在台灣的所有展覽幾乎都是禁止攝影?我在羅浮宮帶著像機,被館員提醒請勿使用三腳架,他還近一步解釋因為裝著三腳架容易因為轉身而打到展品,這我能完全了解。但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何在台灣的展覽總是不能攝影?為何不能展開雙手歡迎遠地來的客人?攝影是最容易留下記憶與最容易帶走的印象,為何不開放攝影?這樣隱性的拒人於外的展覽,不看也罷,回頭走人

 

 

 

行路匆匆,最後買了兩小罐油蔥酥,這是要給老媽的。雖然知道家中還有,但是給老媽送給鄰居也是不錯的小禮物。

 

 

 

【向天湖】是賽夏族矮靈祭的重要場所,海拔738公尺,不算高,但是途中道路曲折蜿蜒,讓人以為置身群山峻嶺的高山中。幾度驚險的遊覽車會車,讓人捏一把冷汗。在這裡讓我感興趣的是榨苦茶油的過程,好奇苦茶油,是因為喜歡媽媽作的一道菜「苦茶油燜雞」很簡單的作法,用熱苦茶油快炒雞塊,加入薑片去腥提味,蓋上鍋蓋燜熟,真是人間美味,家中每一人皆愛的口味。

 

原來苦茶油子長這樣子?我一開始還以為是桂花樹?怎麼桂花巷沒見桂花樹,反而在向天湖遇見了桂花樹森林?摘下葉子卻沒有桂花香,原來向天湖附近種的是一整片的苦茶油子樹。苦茶油就是取其果實,曝曬、烘烤去水分、最後榨油,烘乾的果實還挺像咖啡豆的排列一樣的美麗!況且苦茶油的美味與用途跟咖啡一樣各有擅長。

 

 

 

 

新竹北埔,我的行程結束於此,因為有其他要事所以在北埔就向同鄉會的鄉親告別,改搭公車離開,分秒不差的轉搭三班公車(其實是背著背包狂跑轉車),從北埔到竹東,從竹東到芎林,從芎林往高鐵站,最後抵達新竹高鐵站。離開新竹結束我的同鄉會之旅。

 

從南庄到北埔,讓我想起,若是別人到我故鄉,我要怎麼歡迎旅人,或是說我的故鄉有什麼值得旅人到訪的吸引力?對於家鄉的了解太少,是我該補修的學分,不曾離開家鄉,不容易花時間去關心家鄉,反而是離開了家鄉藉由同鄉會的活動,讓我認識更多了家鄉的特色,包含本鄉盛產葡萄柚、柳丁、木耳、鮑魚菇、猴頭菇、金針菇、靈芝、絲瓜、檳榔、菸葉、稻米、花卉等,近幾年因為休閒農業也多了幾個生態園區,包含綠盈牧場、獨角仙樂園、豐山生態園區等。

 

有機會到我的家鄉來,希望你能多停留一些,找個民宿住下來,這裡沒有聚集觀光客的老街,沒有擁擠塞車的交通、你也無法用20-30分鐘以焦點式的觀光客體驗我家鄉的特色,這樣最好,要體驗這裡的農業生活,就住下來,在晨光裡可以跟著肩上肩著鋤頭的老農夫點個頭問聲早,相信他會願意跟你介紹田裡、果園中的作物,你將有機會體驗我曾經歷的農耕生活。

 

這是一次特別的活動,這一群人,曾經活在不同時代背景下,共同生活再同一個地方,時代不同、環境不同,地點相同,但我卻沒有與這群人有共同生活記憶,或許這是一件暨可憐又可悲的事,因為歷史早已被年輕的一輩漸漸淡忘,不復記憶,未來我該跟孩子們訴說怎樣的家鄉故事,才不會讓異鄉的遊子如斷線的風箏找不到回家的路呢?

常理上,在異鄉生活的旅人,對於遇見故鄉人,或有一種莫名的喜悅與感動,但是我卻沒有明顯這樣的感受,或許是因為我是經常往返兩地的的異鄉人,因為我的生活範圍平日在異鄉,假日則在家鄉。也因為世界是平的,因此跟我年紀相仿的同輩人,打拼生活早已不侷限在台灣的都市,而是跨海遠征至中國大陸,甚至是更遠的地方,如東南亞、美洲、歐洲等,所以同鄉的情感已經擴展為台灣的情感,況且台灣這麼小,高鐵通車,讓全台灣成唯一日生活圈,我的「同鄉」概念已不再侷限於中埔,回家,也不再是一條遙遠的路。

 

書法家簡宗德老師所作詞的鄉歌在耳邊不斷繚繞,我想一首意寓深遠的歌最能感動人心,也能代代相傳,一直唱下去,讓孩子知道故鄉的美好

 

青翠的山嶺   滿天的鳥仔  它置咧阿里山的山腳

阮就是出世置吓   親戚朋友  厝邊隔壁

從細漢  人就叫阮中埔的少年兄

雖然青仔(檳榔)  柳丁 堆滿門口埕

為著前途 幸福 看要出外去打拼

自那時拵  阮就不敢打壞中埔人的名聲

阿爸的話  阮攏有在聽

咱的故鄉  咱愛自己疼

咱的故鄉  永遠惦置吓  永遠置在吓

 

By  少東

 

【延伸閱讀】

 

一、南庄老街看什麼

 

◎桂花巷:這裡不但是南庄的藝文資訊交流中心,也是社區文化的推手,藉由一些熱心、默默耕耘的社區人士的推動,讓更多人認識南庄好山好水,如今也成為南庄的代名詞。

◎洗衫坑:桂花巷底的山坡下方,居民利用灌溉水圳上鋪設十餘塊洗衣石板,稱做「洗衫坑」。

◎永昌宮:創建於日據時代,1935年因地震倒塌,1952年遷建現址,座東向西,經二年餘竣工,於1954年登龕安座。主祀三官大士(俗稱三界公,包括紫薇大帝、清虛大帝、洞陰大帝),為地方居民信仰中心。

◎南庄老郵局:位於永昌宮旁的木造建築,曾是創辦於民國前12年的百年老郵局,目前為當地的「南庄文化會館」。

◎乃木崎:郵局前面有一小段日據時代就已興建的古味十足下坡階梯,據說當時乃木希典將軍覺得地面泥濘難行,為體諒民眾爬階體力不繼,因此捐了一筆錢來拋磚引玉,最後用捐款所得,修築成寬廣的石階,居民感念其仁心,遂以乃木將軍姓氏命名之,「崎」則是階梯的意思。

 

二、向天湖

 

在向天湖聽不見傳說的矮靈故事,於是查詢維基百科,這樣記錄矮靈祭:傳說中賽夏族和矮人族(身高不到90公分)隔著一條大東河比鄰而居。矮人雖然身材矮小但臂力驚人而且巫術強大,又擅長農耕技術,賽夏族每年收成時,都會請矮人前來驗收穀物並一起祭祀來慶祝豐收,兩族人和平相處。但是矮人有個壞習慣,他們用巫術迷惑並調戲賽夏婦女。賽夏族對這個侮辱感到痛苦不堪,但害怕矮人的巫術沒有能力也不敢報復。直到有一位朱姓頭目想到了一個計策,賽夏族人終於決定對矮人行動。在一次的豐收祭時,賽夏族偷偷將位在兩族交界,矮人用來休息的懸崖,大樹底部鋸除大半在覆蓋泥巴偽裝。矮人於祭祀後照常攀上大樹休息,雖然有感覺到搖晃但是並無人注意。而這時候隱藏在草叢中的賽夏族勇士一擁而出推倒大樹。矮人無處可躲,終於掉入萬丈深淵而亡。

 

這次行動倖免於難的矮人只有祖母(老柯可)、勇士(瑪陸瑪路)、(達吉歐)三人,雖然他們知道中了賽夏人的詭計卻無力回天,於是逃亡至東方。至此,賽夏族的威脅矮人滅亡,但是雖然賽夏人終於解除了痛苦,可是稻穀不再年年豐收,賽夏族怕是矮人的靈魂作祟,為慰藉矮靈便將以往的豐收祭改為矮靈祭。因是朱姓頭目策劃害死矮人,所以每次祭典由朱姓族人主祭。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肥肥的小毛
  • 北埔跟南庄我都還沒去呢,看起來很贊的一個休閒地方,這個月的行程已經滿檔了,不知道6月還有沒有油桐花可以賞玩?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