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的研習地點是在景美國小,我只知道要在九點以前準時抵達研習場地,但是對於研習內容則沒有太多心思關照,畢竟這是教育局規定的必修時數,所以,只好敞開心胸,把自己當作海棉一樣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

 

不過今天在等待講師上課時,我看到講台前的海報寫著講師的名字: 王保進 教授,這個名字是在期末結業式時,主任與我們分享 王 老師對台北市舉辦行動研究比賽的一些看法,以及準備之道,因此,我只聞其名而未見其人。

 

在研習開始之初,有個女生拿起麥克風開始說話了,我想奇怪這個名字不是男生嗎?怎麼出現個女生呢?哈哈~一開口才知道原來是校長致詞啦!後來一個人高馬大、穿著傳統中國服的男生走了進來,長得一副很面熟的樣子,原來跟我之前的校長很像,連講話都有點相似呢!不過一定不是兄弟,因為兩個姓差太多了,但唯一的相同點是現在兩個人都在教育部服務。

 

王保進老師其實是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的教授,現在調到教育部進行大學的教育評鑑,同時已經擔任很多屆的行動研究評審,所以特別邀請他來跟現職教師做分享。

 

今天的講題雖然是「行動研究」,不過開始的演講內容第一頁就講了快半小時,雖然看似越說越偏離主題,不過基本上還是跟教育脫離不了關係,所以,今天的收穫還不少,除了幫助自己做好下學期行動研究的準備工作外,還可以幫助自己思索一些教育的政策與觀點,擺脫既有的框架,想想其他教育與作法的可行性。

 

以下特別記錄上課的重點,讓自己再次反省的現行的教學,以及可以改進的地方為何。

 

現在的學校為了吸引孩子的目光,往往變成最多聲光刺激的場所,我們經常利用視覺與聽覺的感官來學習,而忽略了其他五官的運用。

 

為何台灣推動閱讀運動十年了,卻在PISA等國際閱讀評比中表現不佳,而香港推動閱讀不過兩三年的光景,為何表現可以名列前茅?因此,當閱讀變成一種「活動」,需要透過許多聲光刺激來學習,就要小心了,因為當學生無法自行閱讀,當老師本身都不喜歡閱讀時,如何感動孩子呢?

 

閱讀的本質不在傳遞知識,而在讓學生學習如何讓自己安靜下來,所以每週讓孩子有四十分鐘的自我閱讀時間,或坐、或躺、或臥皆可,規定學生不講話、不製造噪音、不發出聲音干擾別人,閱讀完就結束了,不要發學習單,也不要問問題,讓孩子在心中自行醞釀閱讀後的感受。

 

當品格教育便成一種新興運動時,就會變成新的災難來臨,然愛整潔、守秩序、有禮貌才是生活教育最基本的,但為何每次都只能讓少數幾個班得獎而已,最好能讓每個班都能掛上整潔、秩序、禮貌的牌子,做好的就掛上去,不拿下來,如此一來,當每個班都能掛上這些榮譽牌時,表示整個學校都已經達到目標了。

 

教師專業發展評鑑預定在民國一百年推行,因此,現代教師最基本的就是要擁有碩士學歷,然後要製作自己的教學檔案,並且進行行動研究,才不會被評鑑淘汰。但學術研究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走這條路,要走學術之路最基本的條件就是要耐得住「寂寞」。

 

因誤解而結合,因瞭解而分開。

 

福祿貝爾:「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

 

愛是「心」字旁,用心去領受,而不是用肉去感受。

 

中國「心」旁的字為何有躺平的和豎起來的?豎起來的如「忙」,心已經亡了,就是忙,躺平的如「忘」,心裡沒有知覺就會忘。

創作者介紹

集吉堂少東之家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