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斜陽淺照的石階上,

望著這個眼睛清亮的小孩專心地做一件事:

是的,我願意等上一輩子的時間,

讓他從從容容地把這個蝴蝶結紮好,

用他五歲的手指。

孩子你慢慢來,慢慢來。

記得去年參加我們家小妹NCKU的醫學系畢業典禮時,校方特別邀請了一位特別來賓蒞校演講,演講者不是醫界的專家學者或是大老,而是書寫批判性文章擲地有聲的作家,同時也是NCKU畢業的歷屆校友- 龍應台 女士。

從主持人的口中得知她要與會,並針對這群初出茅廬的醫學系畢業生進行專題演講時,心情其實是非常震驚又興奮的,震驚的是因為當時新聞媒體正對趙建銘所涉及的台開案事件吵的沸沸揚揚,因此,我猜想這場演講一定跟當年她為了陳水扁總統所引爆的紅衫軍事件,而特別到台大法律系針對畢業生演講有相同的意味;反之令人興奮的則是,因為一直以來我們往往只能透過文章或書籍的字裡行間來窺探其知識體系與思想脈絡,現在有機會免費接受現場第一手的資訊,心情格外高興地如枝頭上翩翩起舞的鳥兒。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演講最後,她特別提到一段自身的親子故事來送給當時在座的父母親,她說道:當她送兒子華安上小學的第一天,兒子不斷頻頻回頭看著母親的消逝,但等到孩子十六歲那年,她送孩子到機場準備前往美國進行交換學生時,她在機場外望著在孩子踏出海關檢查哨後,兒子竟然頭也不回地就倏然離開,連一次回頭都沒有。她藉由這段故事告訴父母要去理解並承認孩子已經長大的事實,並且點出親子關係就是不斷地在目送孩子的背影中漸行漸遠。

對這段故事之所以記憶猶新,實因當時我已經升格為母親,再加上自己雖為人子女,但卻早已嫁做人婦,遠離親生父母而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因此,感觸特別深刻。所以,我也特別找到作家龍應台當年以母親的身份所寫下的「孩子你慢慢來」一書仔細閱讀,而迄今為了紀念這本書出版十週年,還特別邀請她那十九歲和十五歲的兩個兒子分別寫下對母親想說的話。

時光荏苒,當年還在母親胸前吸吮母乳的小baby,現在已經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上大學了,我們不也是這樣一步一腳印地被父母親拉拔長大,但與父母的距離卻似乎不再那麼親密,反而愈行愈遠,不管是在身體上的接觸或是心靈上的溝通往往都是如此。

龍應台在書中寫道:「腳踏車經過一片花開滿地的平野。將車往草地上一倒,就坐下來,蒲公英年年都有,孩子那樣幼小卻只有一次。」的確如此,雖然明知親子關係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與物換星移,逐漸成為兩條漸行漸遠的平行線,但既然選擇養育下一代,我們仍有著責無旁貸的責任,慢慢教化孩子成為一個成熟懂事的大人,再讓他們放手去飛,舞出屬於他們的一片天,這不也是我們所殷殷期盼的成果嗎?

就是因為體悟了、懂得了、了解了人生最後的結果是如何,所以,我更願意踏實地陪孩子走過人生的每一個階段,珍視過程中的各種喜怒哀愁,願意花時間等待孩子的翩然來到,等待孩子學會坐、學會爬、學會走路、學會說話、學習各種新鮮有趣的事務,等待孩子漸漸長大。讓我們學會等待、學會看待孩子活在當下,把每一件事情做好的精神。

此刻的我,願用最大的耐心等待第一個孩子慢慢長大,同時企盼著第二個孩子的降臨…..

飛飛出世,我開始了解什麼叫命運。

從同一個子宮出來,出來的一刻就是兩個不同個性的人。

安安吸吮時窮兇極「餓」,飛飛卻慢條斯理。

因為是第一個孩子,曾經獨佔父母的愛和整個世界而後又被迫學習分享,

安安的人生態度是緊張的、易怒的、敏感的;

也因為是老大,他是個成熟而有主見的人,帶領著小的。

而飛飛,既然從不曾嘗過獨佔的滋味,

既然一生下來就得和別人分享一切,他遂有個「隨你給我什麼」的好脾氣;

他輕鬆、快樂、四肢發達而頭腦簡單,他沒有老大的包袱。

他因此更輕易得到別人的愛,

別人大量的愛又使他更輕鬆、快樂、隨意、簡單。這就是命運。

 

紅色字體文字摘錄自龍應台「孩子你慢慢來」一書。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Q
  • 看了以上的文字,感同身受.在上一代及下一代中微妙的情感牽繫,更是令人動容.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