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天中午跟少東一同出席學弟的婚禮,坐在同一桌的都是當年研究所的學長跟學弟妹,恰巧指導教授夫婦倆也一同出席,用餐期間教授聊起最近到印度旅遊的經驗,他說到此次旅程讓他最印象深刻的是泰姬瑪哈陵Taj Mahal)的美麗建築,當然背後的故事更是令他稱許有加,因為這是當時的皇帝為了紀念亡妻,兌現亡妻遺囑,而建立的美麗陵墓,這樣的故事聽在浪漫的人耳裡,當然格外動人,但是聽在務實的少東耳裡,卻有著不一樣的看法。

勇於表達意見的少東當場提出了質疑,他認為在這美麗的故事背後,我們是否曾經想過為了建造舉世聞名的陵寢,需要投入多少人力,甚至使更多家庭妻離子散,這些努力與付出難道只為了成全皇帝的夢想,這無疑是一種自私自利的作為。

這不禁讓我想起國中時學過的一首古詩,作者是唐朝的曹松,詩名是「己亥歲」。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這首詩是描述唐朝安史之亂後,戰火已經蔓延到大江以南,原本百姓只能祈求砍柴割草艱苦地度日子,如今連這種快樂也得不到了。拜託不要再提什麼立功封侯的事了,因為一個大將領的成功,背後需要犧牲多少士兵百姓的生命變成枯骨所換來的。

雖然未曾有機會走訪印度的泰姬瑪哈陵,一睹這偉大純白的大理石藝術建築,但前些日子裡卻曾經在余秋雨的「人生風景」一書中讀過這個故事,余秋雨在書中寫到:泰姬皇后在沙傑汗皇帝爭得皇位前就嫁給他,並且生了十四個孩子,最後卻死於難產,因為泰姬希望有一個美麗的陵墓,因此沙傑汗動用了兩萬名工人修築,前後歷經整整二十二年,因而建造出舉世聞名的泰姬陵。但卻有人認為沙傑汗因過渡沈迷於大量的豪華建築而耗盡了國家的財富,使莫臥兒王朝由盛轉衰。

雖然評價正反兩極,但余秋雨認為從歷史的角度看,一座建築有可能比一個王朝更重要。其中最令他感動的是沙傑汗雖然已頭髮斑白,卻在妻子死後兩年不斷與建築師討論陵寢的建案,甚至在蓋好後,身著一席白衣去探望妻子,每每泣不成聲。

這種夫妻間永恆不渝的愛情故事的確是感人的,但命運總是喜歡作弄人,因為沙傑汗在他晚年時被第三個兒子奧倫澤布(Aurangzeb)廢絀並囚禁,囚禁時間長達九年之久,而囚禁他的塔樓竟然僅與泰姬陵相隔一條河,幸好死後他被允許合葬於泰姬陵,否則這終將是沙傑汗一生最大的遺憾,因為蓋了美麗的陵寢,卻無緣於死後與妻子長眠同地,對於愛情用情至深的皇帝而言,我想最終也是希望能亡妻長相思守的吧!

當我們在看待萬里長城或是金字塔等舉世聞名的傲人建築物時,除了讚嘆它的美麗之外,或許更應該靜下心來看待與思考這美麗風貌背後所隱藏的種種不為人知的秘密,或許會有不一樣的人生感觸與啟發。

 

延伸閱讀:

大英博物館館藏搶先看

余秋雨「千年一嘆」之「我一定復活」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eep
  • 吐嘈指導教授也不是第一次,哈!
    我也同意偉大的事蹟是需要集眾人之力才能完成,尤其是在那年代!其實這年代又何嘗不是?
    只是我認為事情都有一體兩面,應該兼顧,而不是單一方面的歌功頌德,而忘記表彰那一群默默付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