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將泛白的貓空行( 2008/10/20 )

 

 

 

By少東

 

 

感冒未癒,喉嚨仍有點緊,老婆囑咐要多休息,要早點休息,但昨天夜裡輾轉醒來,不能睡好,或許起因於昨天從嘉義北上,在車上閱讀的「航向看不見的島嶼/張祖德」,而輾轉。

 

*   *   *   *   *

 

最近作了兩次自虐式的單車活動,一次是單騎走烏來;另一次是今天清晨,天將明而未明,在泛白的天空裡,微微的涼風伴隨我一步一步踩上貓空,似乎是太早起床了,或是夜裡沒睡好,頭總是微微的發脹,不是很清醒,或許不清醒才能真的完成這段自虐行程,若是清晰的腦袋,我想早已放棄回頭了。

 

 

 

這樣自虐式的行程,或許是在已稍長的年紀裡,想證明自己還年輕的儀式,或許這也是許多中年男子開始從拾運動的最主要原因,或是純粹想自虐而已。

 

今早的行程,依照慣例從木柵家中出發,經木新路,抵恆光橋,從政大後門老泉街45巷處開始上山,一路上坡很快的就到了國道三號底下的通路,同時也用完了所有變速(直接用了一檔),我在想該回頭還是繼續?沿途幾個做運動的老人家正下山,對著我喊加油!喘不過氣的我,硬擠出笑容點頭示意,這麼早的路上只有運動的老人以及正等公車準備上學的學生,回想起20年前我也是要這麼早的從鄉下搭公車到市區上學。

 

一路上意外的從中廣聽到 張曼娟 老師的專訪,「噹!我們同在一起」的新書專訪,我想這也是我繼續騎下去主要原因之ㄧ。在我閱讀的歷程裡, 張曼娟 老師的文字一直是不可或缺的,或許這段專訪是個迷藥,讓我忘記快要採不下去的感覺,一圈一圈的竟也踩到了貓空纜車站。因為路基掏空的原因,貓空站是暫停營業的,所以只見纜車站與一名警衛,未見纜車車廂,空盪的纜繩獨掛天空,相較於旁邊的輸配電塔與眾多的電纜線,而小的孤單。與警衛互道早安後便一路沿著指南路下山抵達政大正門,上山一小時,下山半小時,回到家中,全程約14公里

 

這樣的行程還能讓我在八點前就可以進入辦公室,雖然有點累,但早起動一動的感覺還不錯(這通常是下山後才會有的心得,哈!)


 

創作者介紹

集吉堂少東之家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