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少東
今年以來,在工作本分之外有很多打分數的工作:對大學評鑑、對縣市政府訪視訪評(說穿了也是評鑑),打同學成績,計畫審查,採購標案審查….陸續不知還會有多少?未來只可能多不會少…

先說計畫審查吧,許多公務單位將部分工作委外進行,說是委託專業,分工合作,先不論這些公務體系,這樣的運作是否正確。然後這些委託工作做得好不好,為了說要防弊,又不自行決定!於是找一些學者專家給予專業審查…這就是行之有年的生態。
為何我會跟這些計畫審查扯上關係?我在猜(猜的原因是我還不等於專家學者)因為這種案子實在很多,許多資深的專家學者早已分身乏術,於是為了讓計畫能順利審查結案,於是找一些年輕的人,湊湊人數,讓會議正常進行。在這樣情況下,我出席了這些審查會議,你問我是專家學者?老實說我還真不懂,那些研究案是多少專家進行的?除非我曾經從事過相同主題研究,不然怎麼可能會懂?計畫執行者一定是最懂得,懂得自己優點在哪,懂得缺點是啥,但是他們永遠必恭必敬的稱呼我「委員」,很重視我的意見,因為他們計畫審查掌握在我手上。
雖然我也因為不懂而拒絕過,但總是不能拒人千里之外,最後,還是為了與主辦單位的人情去了。但是我知道不懂還是不懂,不可能因為看幾小時的報告我就懂;不懂怎麼辦?審查還是要提問題阿,提建議阿!深怕不懂,給出錯誤建議或是提出可笑問題,我還真是很認真看報告以彌補我所學不足,這時再次體認書到用時方恨少阿。大多時候的審查我是心虛的…


在談縣市政府訪視訪評:這事情跟我工作有間接關係,這幾年下來,每年協助中央政府到各縣市政府訪視部分與工作有關之業務。進行過程是這樣的:一大群中央主辦業務的機關派員,在加上幾位學者專家,一行人浩浩蕩蕩到各縣市政府去訪視,各縣市政府大多也展現了誠意,擺出陣仗與場面,由縣市首長或副首長親自接待,看起來威風凜凜,我們去抽檢下水道清了沒?OO報告寫好了沒?OO準備好了沒?根據評分表一項、一項逐一打分數。
有人問我這樣旋風式的來去匆匆能看出甚麼?或是對縣市政府推動業務上有實質幫助?我總是願意往正面想,至少在我們去之前,他們能根據評分項目準備資料,希望過程能重新審視一次自己的業務是否做好了?做好了呈現出來,做不好的趕緊補強,所以我認為不要把效果過度專注在訪視當天是否有成效,不然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發言還限制時間,怎可能講出甚麼關鍵問題。
我何德何能所到之處都被奉為上賓,來往專車接送,下車有人幫你開門,上車離開後,有人彎腰鞠躬或是敬禮直到車子離開視線,就因為我掌握著評分?


在談大學評鑑吧。我評鑑的部分不是學術,而是OO業務工作有沒有做好,但也是教育部組團到各校評鑑的,於是我又在各校園間被奉為上賓,校長、副校長親自接待,一級主管在門口迎接,在校園內走訪時,總是請我先走,進電梯總是請我先進去(我總是推託許久不敢先進電梯,但是總是拗不過這些歷練過的長輩,為了避免在電梯口推拖延誤行程,我學會了推拖兩下之後就進電梯了…),我有時偷偷私下在想,校長、副校長或一級主管會不會對我這毛頭小子去評鑑他剖有微詞?不過這項評鑑工作我是有信心的,從準備的資料與訪談過程我就能分出高下,無論是提出問題還是給建議,我相信這些長輩會知道我不是來亂的。
但是這時我又虛偽了,因為我出身這系統,大多人都是我的師長,無論直接還是間接,都是我師長,即使做得不好我還是正面給建議,(不是給正面意見喔)講一些修飾過的話,例如:分數打高是對於你們的工作給予肯定,這是你們應得的;分數打低是對你們有期許、有期望,希望你們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當然受我評分的人可不這麼想) 講完才發現自己也起雞皮疙瘩。


採購標案審查,這是今年開始的工作,這件事情的感覺對我來說很不好,前述所有審查,都是傾向提供意見,協助工作能調整能做得更好。但是這件事掌握生殺大權,在這不景氣的年代,每一家廠商都努力爭取生存,爭取標案,我給了A廠商機會,另一家就少了這工作,少了工作的B廠商可能要勒緊褲帶,或是裁員或是減薪共體時間,原來我是這麼殘忍的扮演這角色。廠商來投標,從他眼神或口氣中,我可以體悟他在請求我給他機會,給他生存的空間,但是我不能通通都有獎,我的長官告訴我,不能對乙方太好,我們是甲方,我們是付錢的一方有權力要求更好服務……於是我得殘忍的決定一家廠商,再希望他能算便宜一點,服務好一點,提供產品多一點,但是大家都知道多少錢做多少事!
慶幸自己不用扮演這樣爭取工作機會的角色,但我也知道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的,工作也是為了餬口,工作也是有尊嚴的,於是我嫌棄我現在扮演的角色,我真的不喜歡做那種決定別人機會的人,或是苛求的人,雖然我知道有時苛求才能真正要求出品質…這又是矛盾。


今天談工作以外的事對象有大有小,內容五花八門,期中共通性都跟打分數有關係,因為要打分數,所以被我打分數的總是要力求表現,總是聽我的意見,總是奉我為上賓…希望我不要因此有了「大頭症」。

我們從小都被分數制約了,一直等著被打分數,在學校等著老師給我分數,出了社會,一直的被打分數,被打考績,難道我們忘了自己給自己正確客觀的評價與肯定?或說我們有時也會有大頭症,總覺得自己做得很好,但幾個單位一比較之後,確實也能分出高下,這件事情總是矛盾,一方面希望藉由評鑑肯定分出高下,同時也避免爭逐分數而模糊希望藉由評鑑知道哪裡還可以再努力,這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點真是要看大家智慧。

我們知道分數打高是對於工作給予肯定,這是應得的;分數打低是對你們有期許、有期望,希望你們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給同學打分數也是這樣期許,但是極少部分同學不關心(我相信是極少)從作業中學到甚麼?而在乎你給他的分數是高是低?即使我苦口婆心的告訴他們,不要被考試引導學習,不要被分數影響價值判斷。

但是很難,或許因為大家知道這樣評分的過程有太多感情、人為因素在裡面,於是出現奉為上賓就會比較高分?接待不周分數就比較低?這些刻板印象扭曲了評鑑真正目的與價值。

相信下次從事這樣工作,還是會被奉為上賓式的接待…


colucky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